乐乐

【维勇】你不是梦……(上)

魔幻体+垃圾文笔

忍着我点儿吧😂



  维克托.尼基福罗夫有个奇怪的毛病。

  他不敢和别人说,因为这太让人匪夷所思,他可不认为自己患了神经病。

  至于什么毛病,他认为是他梦游。

  明明好好在床上躺着,第二天早上却发现自己躺在别的角落。

  比如餐桌底下,沙发垫上,还可能在门外的石阶上。

  然而每次梦游之前,他都会看到一个人……

  虽然看不清楚,但总有种熟悉的感觉。

  然后第二天就发现自己身在异处。

  啊……太可怕了……吓得把自己裸睡的习惯都改掉了。

  但是睡衣好紧绷,真fuck难受。

  维克托用他那250的智商也想不到任何对策,难道要把自己用绳子捆起来?

  不不不,还是用睡袋的好。

 
  第二天维克托自信满满地张开眼,却是一片黑。

  靠,睡袋怎么跑自己头上了?

  好的,好的,今天的尼基福罗夫依然没什么精神。

  维克托认为自己并没招惹谁,招惹了那也是无意中的,或者是谁的恶作剧?

  气的维克托在家里一口气装了12个摄像头。

  360度无死角的那种。

  第二天早上,他依然发现他在桌子底下趴着。

  再看看摄像记录,维克托只想摔电脑。

  妈的全程黑屏。

  再看看手机淘宝那家,居然还都是五星好评?!!

  于是这家店终于收获了这一生的第一个差评。

  店家表示很委屈。

  〖难道自己遇到了魔鬼?〗

  维克托排除了这个想法,他从来都不信什么神魔之说。而且自己也绝不会招惹恶魔。

  他打死也不会拿着十字架天天喊着“哈里路亚”。

  这可怎么办呢?

  维克托是国家级花滑运动员,长时间熊猫眼的话,可是会影响发挥的啊!
 
  比如现在,他已经一周没来练习了,他的小师弟尤里和师妹加上他的导师雅克夫对他的手机集体轰炸……

  维克托.尼基福罗夫的手机又要光荣下岗了。

 

  今天的维克托又带着绝望而入睡。

  这是一个蓝色的空间。

  什么也没有,什么也都是虚无的,就像是个投影仪,明明看见了,却什么也抓不住。

  『维克托……』『维克托……』

  这是……恶魔来了?!!

  『你来啦……』

  不同于书上描写的张牙舞爪的恶魔丑八怪,眼前的“人”,却是一个长相清秀的青年……
 

【维勇】竹马+竹马(11)

我这次考试……绝逼要凉……😂

11.

  第二天,大家如愿以偿地看见了他们的班长。

  只看见一个。

  “二班……班长……”班上的女生欲言又止,一双棕色眼睛透出深深的伤感。

  勇利知道,那是维克托的追求者,想必也是来问维克托的吧。

  真是,像之前的我一样呢。

  “班……”

  “班长大人!这是今天的作业!班长你手下留情啊!!!”

  女孩被推推嚷嚷,挤到了一边,现在勇利面前,全都是嘻嘻笑的男孩们。

  不出意外的,勇利也发现了他们僵着的嘴角,不知向上还是向下的好。

  “谢谢。”

  勇利微微一笑,将教室里压抑的气氛化为乌有。

  全班人都为之一愣,他们的班长,原来这么坚强的吗?

  勇利走向那个被推开的女孩,把着她的肩膀说:“维克托因为家庭原因,去俄罗斯了。要找他的话,就考向俄罗斯吧!”

  “还有!谢谢大家的关心!你们的心意,我收到了!”勇利深深向同学们鞠了一躬。

  “哪有啊班长!这个班还要靠你的神威呢!”一个看起来很不着调的男生说。

  “勇利最棒惹!”优子也大声嚷嚷。

  “好的。”勇利微眯眼睛,露出狐狸般狡捷的样子。

  “那么,既然班级现在由我管理,那大家也要乖乖听话哦~打人真的很痛的~~~~”

  曾被打的几个人虎躯一震。

  班长你这是被维克托上身了吧!!!!

 

  “不要啊!!!!!”

  班里的哀嚎声传遍整个教学楼。


  我也想要这样的童鞋55555……

 
 
 

【维勇】神子(勇利视角)

趁还有时间,多更点吧😂

(1)

  “哦!哦!我的天!神的孩子!神的孩子出世了!”

  “天哪!神啊!保佑他……”

  我是神的孩子……

  “勇利,你要记住!你是神的孩子,是神的代表!”

  “你要记住,你的一言一行都是人们所追从模仿的!所以,你的行为举止要高雅神圣……”

  我是神的代表……

 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什么神之子!我看他连我一根脚趾都不如!……”

  “哦……我的神!”
 

  不管是谁,说了什么,都无所谓了……

  呐,好想去玩呢……
 

  我唯一的朋友,是修女尤里,准确的说,他和我一样,是个男孩子。

  “尤里,外面是什么样子的啊?”

  “嗯……”尤里思索了很久,仿佛那是个很难的问题。

  “虽然没教堂漂亮,但是,很热闹……”说完便抓耳挠腮找不出任何形容词。

  “算了!反正说了你这个猪排盖饭也听不懂。”

  什么嘛,明明就是你不会说嘛。

  虽然我很想一头撞向他的肚子,但是那些老古董看着我,不让我有任何所谓的“不高雅”的动作。

  难道像个雕像一样站着就高雅了?他们怎么不找个雕像当神之子呢!!!

  “那你说,这个世上真的有神……唔!”

  “猪脑子!”尤里神经兮兮地抓住我的嘴,把我的嘴抓得生疼,火辣辣的。

  “你疯了啊!居然在教堂问有没有神?!!这要是那些老木头听见了……”

  “要打好几十教鞭的!!!”尤里还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。

  嘛,还挺滑稽的。
 

  想想也是,作为“神的孩子”,居然不信神,可能世界上也就我一个了吧……
 

  我的神……什么时候才能出现呢?

(2)

  10年后……

  (勇利18岁)

  “哼!”我愤愤不平地在地上画着圈圈。

  坏老头!不就是在圣池里偷养了一条金鱼嘛……用关我一周禁闭吗!

  “坏老头……死木头……老古董!”

  呼……尤里教我的确实管用,心里的气都消得差不多了……

  不过尤里……好像还教我一句来着?

  嗯……好像是……

  “法克鱿!”
 
  我朝门口喊道。

  “噗……哈哈……噗唔……”

  噫!不会是老古董来了吧……声音不像啊?

  我抬头看见的,就是那闪闪的银发,如同太阳般光彩夺目。

  我似乎……找到我的神了……

(3)

  “你是神吗?”

  “啊?”

  那个人似乎被我说的话吓得不轻,不过也很快缓过神来了。

  “不是哦~我只是一个四处游历的……旅游家而已。”

  旅游家?我倒是第一次听说。

  “那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

  “我翻进来的!”

  哦……旅游家嘛,身手应该不错。

  “你是那个‘神子’,对吧?”

  我可真不喜欢这个“头衔”。

  “算是……吧。”

  气氛好像有些不妙……那也不是我的错!又不是我想当的……

  我真感到委屈。

  “嗯……你好像很讨厌这个称号。”

  “对!”我毫不客气,“我出生以来,就被关在这里!你们是看我光鲜亮丽,可在我看来,”

  “我就是被关着的动物!!!”

  啊啊,说的有些多了……

  糟了……怎么哭出来了……明明都没有感觉了……

  泪眼模糊中,我似乎看见他对我伸出的手。

 

  “那请跟我,一起看看这个世界吧。”

 
 
 

 

【维勇】竹马+竹马(9、10)

灵感枯竭……加上毕业考试……要死……谁有考试前三大宝典?!!!!

9.

  “嘶……”
 
  勇利在走廊里来回渡步,时不时看向门口的方向,细长的眉毛轻皱起来。

  快要放学了,维克托为什么还没有来?

  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?〗

  他的心又开始七上八下起来,话说,今天早上维克托的样子就不对劲啊……

  不会……不会的!

  〖我要相信维克托。〗他想。

  已经是最后一节课,还有10分钟放学了。

  维克托还是没有来……

  勇利感到有些头晕,他心慌……他害怕……

  他好希望维克托能突然跳出来,像以前一样“勇利!”勇利地叫道……

  但现在……

  不行!!!!

  〖我要相信他啊……〗

  〖别让我失望……〗

  求你……

  他揣着最后一丝希望回到家。

  “维克托?”他打开房门,轻轻将鞋放在鞋柜里。

  他一怔,又轻轻关上了鞋柜。

  ――鞋柜里没有他的鞋子……

  他还没回来。

  不会的……

  “维克托?”他又敲了敲房门。

  房门吱呀一声开了,勇利瞪大眼睛,踮起脚尖,悄悄地走进房门……

  “维克托!我看见你了!”

  屋子里,一个人也没有……

  门缝、窗帘,甚至床底和门外的草丛中……

  没有……

  不会的……不能……

  “妈妈……维克托呢?”

  “勇利……”宽子看着自己的孩子因为另一个不归人而失魂落魄,也是心如刀绞。

  “维克托……维克托他不会回来了!”

  “不可能!!!”

  撕吼的声音回荡在黯然无色的“家”。

  他一鼓作气,跑了出去。

  “我要找他……我要找他……”勇利边跑边念叨着,脸庞留下了心痛的印记,散在空中。

  没有……没有……

  他真的离开我了……

  他看到他们经常一起去的甜品店,早就过了营业时间了,原先光彩靓丽的外表,在勇利的眼中……只剩下灰色。

  他找到一隅,颓废地坐下来,悄悄缩成一团……

  “骗子……骗子!”

  “说好要陪我……”

  天色已渐灰,勇利呆愣地看着天上孤零零的月亮。

  没有你……连天空……都淡了呢……

  『你的眼睛,像兔子一样呢。』

  “兔子……”

  对……维克托还给过他兔子水晶球!

  勇利像是在追寻最后一道光般疯疯癫癫跑回去,甚至撞倒了一个人。

  宽子满脸愁容地看着勇利,勇利迟早要接受现实的……

  勇利如获至宝地搂着水晶球,眼泪簌簌地下来,打湿了水晶,留下浅浅的一道痕迹。

  然后他看见了,一张纸……

10.

  致我亲爱的勇利:

  勇利,对不起勇利,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,我并不是有心,只是不知怎么和你说出口,说出口后,我的心也要像被挖去一样疼吧……

  勇利,最后一个夜晚,你陪我说了一整夜的话,我便用一整夜将你的面容刻在心里。

  勇利,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了!没有你,我真的不知怎么办好……

  我……我好害怕啊……真的好害怕,勇利,答应我,你不会忘了我吧,对吗?

  可惜啊……我听不到你的回应啊……

  勇利……

  如果……你还没有喜欢的人啊……那就来找我吧!好吗?

  维克托,最喜欢勇利了!只喜欢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勇利!!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最爱你的维克托

  “是吗?”勇利哭笑着,“最喜欢我,为什么还不陪我,不能和我在一起?”

  月光透过薄薄的纸张,还有钢笔的印记。

  勇利翻过去,又看见了一小行字。

  “不许、哭哦……笨蛋……”

  勇利轻轻念着它。

  “大坏蛋……你、你才哭了呢!”

  说完,又抹了一手眼泪。

  “维克托……”

  少年望着月亮,他知道,自己心念着的人也在某个地方看着这轮明月。

  “要等我哦……”

  “要等我哦……”

  不同地方的两个人的气息……此时却又相交于一点……





  谁有好梗……介绍一下……
  (不要脸的凑一下)

【熙华】兔子来啦!

1.

  “嘶……停停停!”

  你以为这是杨敬华又被寅哲揍了?不,恰好相反。

  “杨、敬、华!别以为和端木熙连过契就可以骑到我头上了!!!”

  “嘿、嘿~”

  杨敬华幸灾乐祸得简直想跳一段鬼步舞,妈的终于打得寅哲一嘴泥了。

  “师傅大人~来呀~打我啊~”杨敬华掐着恶心兮兮的嗓子呀呀道。

  “杨敬华!你别太过分了!”银花羽拿着万机伞冲着杨敬华的鼻尖,手却在止不住的出汗。

  〖他是真的变强了。〗
  〖他是真的变强了。〗

  他们想。

  “咳、咳、”寅哲自然淡定地拍了拍身上的土灰,“徒弟,你现在学有所成,为师送你个礼物。”

  “什么什么?”听到礼物杨敬华的眼睛就开始发光,他敢赌一包辣条寅哲那儿准有一堆好玩的!

  “呃……那个……你等等。”

  寅哲他发誓他绝没有想到杨敬华能这么厉害,自然……啥也没准备……

  红光电闪,寅哲手里便多了一只……血淋淋的兔子。

  “啊啊啊啊啊我擦你!你太残忍了!”

  杨敬华从他手里抢过兔子,捧着宝似的抱着,生怕多动一下兔子就会结束他微小的生命。

  “你、你……我去给兔子包扎!”

  “诶!你……”寅哲还没说完,杨敬华就抱着兔子一溜烟没了。

  “唉……花羽……我是不是干错事了啊?”寅哲第一次向银花羽提问。

  “……不,寅哲大人。”

  “他从来都和其他的鬼不一样。”

2.

  “啊啊……兔子……”杨敬华都快要掉出眼泪来了,一想到这么可爱的兔子遭到那个死狐狸的摧残,他就想把他的毛拔光!

  兔子已奄奄一息,头半搭不搭地靠在杨敬华的手臂上,看起来楚楚可怜,让杨敬华的心猛地一揪。

  “砰!”

  “啊!”

  杨敬华仰面摔倒在地,兔子因为紧抱在怀里,没有被甩出去。

  “唔……杨敬华你干什么?”

  “啊!端木!”杨敬华喜出望外,“快快快!救救!救救它!”

  说完连忙捧起兔子给他看。

  看见兔子的时候端木熙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,顿时头上微不可见地起了十字路口,你当我这儿是宠物医院么?

  “不救。”

  “为什么!它……它又不是妖……”

  又好像想到了什么,杨敬华的气场都发生了变化

  “又是这样……小石头也是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
  “你明明拥有救生的力量,为什么不去救!?他们……那么可怜……”他倔强地别过头,“你不救我自己救!!!”

端木熙看着他冲进自己的屋子。

  “傻瓜……”一点也不让人省心。

  叹了口气,认命地跟着他进了房间。

3.

  进了房间,杨敬华又开始手忙脚乱了,他……

  完全不知道怎么包扎啊!!!

  他看着满桌子的绷带,嘴角直抽搐。

  〖这……怎么办……不会包扎啊……唯一的一次还是给端木……〗

  〖啊呸!怎么想到这个大坏蛋了!哼!看我不拿小拳拳锤死你的胸口!〗

  “咳!咳咳……”听到这句的端木熙一口口水呛到了自己。

  “唔……不管啦!”

  三下五除二,杨敬华就拿起绷带一圈一圈卖力地缠起来。

  等到端木熙进门时,差点被杨敬华的作品吓到。

  “你……你给我起来!你是要给它缠成木乃伊吗!”

  说完拿起剪刀小心翼翼地将绷带剪开。

  他敢赌一个黑卡再多一会儿兔子的灵魂就会找自己超度了。

  杨敬华也知道自己缠得有些过头,可自己就是拉不下脸,说白了就是觉得没面子,也不和端木熙说话,瞪个死鱼眼看的端木熙背后直冒冷风。

  “好了。”

  端木熙安放好兔子,又检查检查兔子的绷带,才把他放在地毯上。

  “满意了吧?”语气无奈又宠溺,没办法,谁让自己领了个这样的搭档呢?再不好也要受着。

  “嗯。”闷闷的声音活像那些年我们的亲爱的教导主任。

  “好了,”端木熙揉揉敬华的头发,“不就是想养这只兔子吗,让你养就是了。”

  “真的?”一听能养兔子杨敬华又来了精神,“我告诉你君子一言驷马难追,这句话我会记一辈子的!你不许反悔!!!”

  “嗯,不反悔。”就像我当初收你作影灵一样……

  “不过,不许放我床上。”

  “知道啦,洁癖犯~”

4.

  每天,杨敬华都细心地照顾兔子,为它的伤口涂药涂药,再学着端木熙的样子将绷带缠好,也竟然有模有样。

  这般重视它,倒让端木熙有些吃味。

  等到兔子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敬华还不让它沾水的时候,端木熙终于忍不住了:“敬华,你太对它上心了。”

  “怎么了!他可是小爷我的兔子,必须要和别的兔子不同!”杨敬华还是对着兔子傻笑。

  “比别的兔子脏吗?”端木熙看着好几天都没洗澡的兔子,好像还有一股味道……

  “啊?”他看着兔子,好像是有一点脏哈……

  “那……它还没好!”

  看着自家的影灵犯蠢,端木熙又无奈地叹了口气,上去要解开兔子的绷带。

  “你干什么!”杨敬华拦住他。

  “没什么,看看它的伤口。”说完便将兔子的绷带解开。

  它的伤口早已结痂脱落,甚至还长出了一点毛。

  “这叫没好?”端木熙挑眉。

  “呃……”

  看着兔子解除了平日的枷锁后快活的样子,杨敬华倍感尴尬。

  “好好好!不就是让他洗澡嘛!洗就洗……”领着兔子就跑。

  端木熙目送杨敬华离开后,又拿起了一本书,仍是认真的读着,只不过,嘴角带着一丝笑。

5.

  某天半夜,月黑风高,是杀人的好时候……

  杨敬华仍和端木熙一起睡……

  别误会,端木熙睡床,他睡地板。反正他不知冷不知热,顶多就是硬了点儿。

  真是,别的鬼都不睡觉,就他,敢情还把自己当人的。

  杨敬华睡得迷迷糊糊,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压的自己喘不上气来……

  “唔……哈……什么东西……”

  睁开眼,却是一张放大的脸。

  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”

  声音响彻山岭。

  杨敬华理所当然地收获了一个白白的枕头。

  “嘶……大晚上鬼叫什么!你不睡觉我……”

  然后就看见杨敬华手里拎着一个可爱的小孩……

6.

  “端……端木……”

  杨敬华倍感尴尬地看着懵懂的可爱小孩在迷茫地望着他们。

  好巧不巧,这孩子跟端木熙一样都是少白头,而且眼眉……竟然有点像端木熙?!!

  “这不会是你的私生子吧……”

  然后又得到了一爆栗。

  “去你的。别瞎说。”

  小孩看看端木熙,又瞅瞅杨敬华,忽然抱住杨敬华的大腿,一脸惊喜地叫到:“阿娘!”

  杨敬华:“!!!WTF???”

  此时端木熙的脸已经可以和黑锅媲美,就在下一秒,小孩又向着端木熙叫到:“阿爹!”

  ……啊……多么懂事的孩子啊……

  “不……不是!”杨敬华听到小孩叫端木熙“爹”,又气的直跳脚,凭什么管他叫爹到自己这儿就成娘了啊!

  “我是男的!你要管我叫‘爹’!”

  “娘……”小孩委屈巴巴的直撇嘴,脸颊涨的通红,眼看豆大的泪珠就要从他清澈的瞳孔里滚落出来……

  杨敬华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别人哭。

  “好好好……你别哭,我……我当你娘就是了!我……”

  然后他就看见那个熊孩子向他表演一秒变脸……

  “娘!”

  “诶……”杨敬华真委屈。

  妈的自己活着的时候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牵过,死了就成了娘!

 
7.

  看着自家影灵无奈委屈的样子,不禁忍不住撸了撸他的毛。

  “唉……端木熙……”杨敬华像泄了气似的趴在床榻上,“我他喵上辈子绝对欠了你一个亿!这辈子……你就这么玩我……”

  “报应啊!!!”杨敬华仰天长啸。

  “我倒觉得……”端木熙立起腰,轻挑挑起敬华的下颚,“你是上天送给我的礼物呢……”

  突如其来的一阵暴击+10086

  “嘶……你这爱乱说话的毛病真该改改……”杨敬华好像生气似的鼓着腮帮子,“你是不是经常和别人那么不正经啊……”

  “只和你一人。”

  暴击+10086×10086

  敬华突然感觉自己的脸有些发烫……而且有持续上温的趋势……

  小孩看着自己的“爹娘”的周围直冒粉红泡泡,不解地歪歪头,拉着杨敬华的裤腿,奶声奶气地呀呀道:“娘!抱抱!”

  “……”杨敬华撇撇嘴,算是默许自己“娘”的身份,擒着他的腰将他抱了起来。

  “噗……”看着杨敬华的小模样,端木熙就忍不住了。

  “笑毛啊笑……你当个娘试试!”敬华托着小孩的屁股,顺便白了端木熙一眼。

    然后,他好像摸到了什么东西……软软的……毛绒绒的……热乎乎的……

  好像……是尾巴?!!
  小孩满脸潮红,可怜兮兮地撒娇:“娘亲坏~~~”

  端木熙的脸瞬间又成了黑炭。

  “不不不是!我不是故意的啊!!!”

8.

  和端木熙探讨完人生后,杨敬华才知道小孩的真实身份。

  “啥?!!”杨敬华的嘴现在可以装下一个篮球,“他是我的兔子?!!”

  “嗯。应该是刚刚修炼成型。”端木熙若有所思,他没想到这只兔子能化型这么快,即使有他这个阳冥司……

  “不过啊……”

  “我的兔子变成了人都辣么可爱~~~”

  杨敬华一秒变痴汉。

  “嘶……”端木熙揉了揉满是青筋的额头,“你够了啊!”

  他就不应该让杨敬华养这只兔子!!!

9.

  兔子成精后,杨敬华更是和他形影不离,几乎是走到哪儿抱到哪儿,其宠爱度从100%添加到200%。

  至于他的名字嘛,杨敬华选了100多个名字还是不知道叫哪个好,干脆就叫他“兔子”得了……(本来就是兔子……)

  一些小仆对此议论纷纷,有说是捡来的,有说是影灵大人的贴身护卫,还有的说是影灵大人和少掌门生的!好玩的是,最后一个说法竟然被大多数人认同,应该是说端木家的人脑洞都大吗……

  就在一天杨敬华照常带着兔子乱蹦哒的时候,一个小女仆红着蜜汁脸,凑到他跟前羞涩地说道:“那……个……影灵大人……”

  她鼓起勇气指着杨敬华肩上的妖:“那只妖!是……是哪来的?”

  “哦?”他冷冷地看着面前的人,好像要将她穿透,“你,对他有意见?”

  “没……没有……我……只是好奇……而已……”到后面,女仆的声音已如蚊子哼哼般。

  太可怕了……他的眼神……

  “好奇?”杨敬华将兔子从肩头放下来,又抱在怀里,目光毫不遮掩地直视她,“他是我的兔子。”

  “兔……子?”

  女仆略带怀疑的目光看着被杨敬华抱在怀里的小孩。
  “对!”小孩突然出声,而且叫的意外响亮,“我是娘亲的兔子!!!”

  敬华:!!!!!!!

  “熊孩子!”杨敬华敲了一下他的小脑瓜,“不是告诉过你在外面别叫我娘亲吗!”

  然后又转过头对着女仆尴尬地讪笑:“啊哈哈……你……就当你什么也没听见!”

  搂着兔子的脖子就是一个百米冲刺。

  小女仆:我是谁?我在哪?我听了什么?

  后来,兔子真的是端木家少掌门和他的影灵生的孩子这种流言就传开了。

 
  端木熙:好不爽,可是又感觉好开心怎么回事……

  那个……五一快乐*^_^*
  这里乐乐,感谢大家的多多关照~

【熙华】雪狐(4下)

  失踪人口回归,妈蛋……毕业班忒累了……


  “那啥啊……端木熙,”寅哲眼睛标准方向四十五度角,“不是因为反噬的事吧……我咋感觉你身上的灵气变弱了呢?”

  这要真的是他的事,那寅哲可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。

  “没。”

  “那是啥?”

  端木熙瞟了他一眼,不言不语,只是一个劲地赶路。

  “喂喂喂!端木熙!!不是……”寅哲拽住他,又是发疯又是跳脚,活像一个疯子,

  “你他妈有事没事放个屁啊!板个死脸,你当你是开心超人啊!”

  “哦。”

  “嘿!你个……唉……”

  这下真把寅哲气的没辙了。

  “……”

  端木熙还是那种爱搭不理的样子,只不过脚步停了下来。

  〖算了,告诉他,也无妨。〗

  “我在他身上,下了契印。”

  “啊……啊???”

  这下寅哲又直接傻在了原地,妈的……这消息,倒还不如不听的好!!!

  “你……你脑子被吃了吧?你知不知道……”

  “知道。”

  嘴边猛个急刹车,让寅哲硬生生把“代价”这两个字吞进肚子里去。

  “那你还……”

  百分之三十,下契印的妖需要付出百分之三十的灵力,只有另一方和他双向契约,才能将那百分之三十的灵力奉还,这对灵兽来说,简直是亏死人不偿本的买卖。

  灵兽天性自由,怎么可能自己把自己拴上?

  “报答。”

  “呵,你还报答,没被人算计进去半条命就行。人,有时比我们还要聪明。”

  “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,无需辩论他人。”

  “而且,我也相信,他不会是那样的人。”

 

【熙华】雪狐(4)

  杨敬华前脚刚踏出门,后脚就一帮师弟师妹围着他团团包围。(可见杨敬华的人气[人妻划]有多么高)

  “师……师兄!师兄你没事吧?”一个年龄较小的可爱孩子红着脸凑到他跟前,语气担心地问他。

  “啊……小石头啊?没事!哈哈!”一天不在这群小辈面前逞逞威风就难受的杨敬华挺直了腰板,“师兄我能有什么事?”

  “可……可是……刚才先生连威压都放出来了……”

  他们这些外门弟子修炼年数少,虽比普通人强上几倍,但也受不了那些修真强者的威压,甚至都直不起腿。

  “没什么的,只不过先生他老人家更年期到了吧?来来来,放松放松……”

  众人看见师兄像往常一样和他们笑谈风声,紧绷的心也一点点放松下来……

  堂中……

  白发苍苍的老人紧皱着眉头,来回不停地渡步,空旷的隔间回响着他的脚步声,沉重……沉重……
 
  “啧……”他伸手一挥,一个价值不菲的茶具纷纷狠摔在地、破碎。

  “区区狐妖,竟打我宝贝徒儿的主意!”

  似是泄了气,又缓慢地移回到座位上,拿起了一张扣反在桌面上的小画像。

  上面的人大大地傻笑着,眼睛都眯成了一个月牙,是个秀气可爱的孩子,这正是童年时的杨敬华。

  “好孩儿……”他一下一下地抚摸着画上人的脸,“老夫舍不得你啊……”

  初次见杨敬华时,他还是个未断奶的婴儿。

  那时,他还年轻,四处闯荡江湖,已小有名气。

  有一天,他途中竟感受到一阵强大的力量,朝那个方向追寻,却只看到一片废墟、成河的鲜血,还有几声乌鸦嘶哑的叫声和婴儿的啼哭……

  等等,婴儿?

  他翻开沉重的房梁和零零碎碎的碎石瓦块,终于,在一个满身是血污的女人身下发现了他――他的好徒儿,杨敬华。

  至于这个名字,他是在包裹敬华的布衫上看见的。

  他被保护的很好,只有一些尘土。

  他抱起婴儿,练剑的、宽大的手拍了拍婴儿的背,就停止了哭泣,睁着大大的眼睛,迷茫地望着他。

  他沉思片刻,带着杨敬华,回了本宗――灵剑门。

  这一入,就再也没出来过……

 
 

【维勇】竹马+竹马(8)

我TM又出来诈尸了……(诈尸式傻笑)

8.再见……




  “嗯……嗯哼?????”

  勇利是在一串响如炸雷的闹铃中醒来的。

  习惯性地要去摇醒身边的维克托,咦?空的!

  世界沉默了一秒钟……

  勇利十分镇定地穿好衣服,去卫生间洗好脸刷牙,然后找到维克托,冲着他的银脑瓜子就是一巴掌。

  “维克托!早就起来了为什么不叫我?亏我昨天晚上陪你聊这么久……”最后一句时,勇利说的很小声。

  “啊……哈哈……”维克托调皮地眨眨眼睛,“下不为例啦……”

  勇利紧盯着他的眉头,一直紧绷着,从未松散过。

  “维克托……你不舒服吗?”说完还用手摸摸他的额头,“欸?不烫啊……”

  “啊?没有啊……”真不愧是维克托,撒谎脸都不红。

  “只是……太困了而已……”

  “是吗……”勇利似乎相信了这个蹩脚的借口,揉了揉维克托的眉心,“那就不要皱着眉啦,好像小老头诶~”

  维克托撅起了嘴:“才不会呢!我长的这么帅~~~而且……”

  “就算我变成小老头,你也不会离开我吧?”

  “嗯嗯……”勇利边收拾书包边从嘴里飘出两个模糊不清的字音。

  维克托悄悄弯起了嘴角。

  有你这句话,就好。

  “喏,你的书包。”勇利习惯性地递给他书包。

  从幼儿园开始,勇利给他递了6年的书包,到现在,也没有变过……

  “勇利……”维克托犹豫着,他想不出什么好的借口来遮掩这事实

  ――自己将要离开他。

  “那个……你先走吧,我今天有些事……一会儿就到学校,你先走吧。”

  “啊?什么事?我等你吧。”他从来都是和维克托结伴而行,少了他,都感觉十分不自在。

  “不……不行!”维克托佯装严肃道,“你想想,我们都是班长,要是两个班长都没了,班里不就天下大乱了吗?所以你必须要去!”

  “哦……也是诶……”勇利点点头,“那好,你快点哦!那些熊小子们我可治不住。”

  “OK~”维克托的嗓子有些沙哑了。

  勇利刚要转身,突然又被一个强劲的力道拽了回来。

  “等……唔?”

  一个温热的触感从嘴唇上传来,小心翼翼的,温柔的……

  不知怎么的,勇利有些想哭……

  “维克……托?”

  “勇利……”

  “再见。”

  银发少年懒懒地倚在门框边,向着面前的人轻轻地摆手

  ――那景象,万千繁花也抵不过……

  勇利隐隐感到维克托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,却又不敢问……

  他好害怕啊……害怕知道真相……

  他飞也似地逃走了……


  “维克托,要出发了。”尼基福罗夫夫人提醒道。

  “嗯。”

  他不敢再回头看那个身影,他怕再看一眼,他就真的被他勾走了神魂……

  维克托在那个灰兔子水晶球下面压上了他亲手写下的信……


  “勇利……再见……”

  少年似喃喃自语般的话如烟雾般飘散在空中……








私设定:

  1.勇利只知道维克托的名,却不知道维克托的姓氏,也就是“尼基福罗夫”。

  2.那时有电话,但是不能跨国通话。


诈尸完毕。